“农家书屋”重在管理

“农家书屋”重在管理
                                                ──省政协委员吴迪
                                                                                                                     党晓平 李娜 本报记者 吕瑞东
  “我省‘农家书屋’工程建设,以新农村建设为依托,以切实解决农民借书难、看书难为着力点,因地制宜,合理安排,已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起来,并取得了显著成效。”省政协委员吴迪接受记者采访时兴奋地说。
  吴迪委员在调查中发现,许多农村市场繁荣,卖什么的都有,但唯独缺少卖书的。特别是部分行政村、自然屯和距离乡镇较远、交通不便的地方,缺少文化设施,图书、报刊和各种音像制品更是稀少。“现在,要大踏步地走向富裕之路,提高广大农民的科学文化水平,更多、尽快地掌握农业生产技术和致富技能,就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另外,农民在生产劳动之余,也需要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生活。”许多地方的“农家书屋”,建后利用上存在问题,如配备书籍无人问津,内容过时或内容较深,农民读起来觉得吃力没有兴趣。“农民需要种植、养殖方面的图书;闲暇时,大多农民又对武侠、言情小说感兴趣,但这些方面图书还满足不了农民兄弟的需求。”有的地方,重建轻管,图书破损、丢失现象严重。“农家书屋”需要一个完整的制度和管理体系,以保证和维护这项工程的效果。
  “农家书屋”工程建设是一项复杂、艰巨的系统工程。如何边建设边管理,边摸索边深入?这位委员建议,完善机制,长效推进。要充分发挥乡镇政府和村级组织的主导作用,做到“六个纳入”,即纳入议事日程;纳入发展计划;纳入财政预算;纳入评选先进条件;纳入考核内容;纳入民生工程。
  “还要建章建制,规范管理。”吴迪解释说,要注意倾听广大农民的意见和建议,尊重农民的选择和意愿,不局限于单一的固定模式,采取不同的管理方法和途径,走别具特色的“农家书屋”建设道路。“同时,各出版单位,应该想农民所想,急农民所急,针对需要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