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吕丁丁,半个双子座女子,流着善良的O型血。对人生从不挑剔,随遇而安。带着简单的心和温和的态度看世界,在北京居住4年,现居德国。
做过编辑、记者、时尚媒体撰稿人。
出版散文集《颜色醒了》(2003年)。





-------------------------------------------------------------------------------------------------- 
编辑推荐
《阿巫的托卡塔》是一本以随笔的形式讲述小说情节的图文书。从爱情的角度切入,以感性、哲理的方式讲述了几个时尚略带叛逆的都市男女在北京城里发生的故事。它没有紧张复杂的情节,重在语言与哲理的运用上,具有吸引人的都市潮流元素,如潜水、交换职业、城市探险等,适合随时阅读。 
托卡塔来自意大利文,原意是触碰的意思,它是一种富有自由即兴性的键盘乐曲,用一连串的分解和弦以快速的音阶交替构成。 
 
---------------------------------------------------------------------------------------------------
内容简介
蕊兮与前夫离婚之后,在极尴尬的情况下遇到了出租车司机“长腿人”(方念宗)。而随后在一次朋友聚会上与“长腿人”再次相遇,被介绍为某建筑公司的著名设计师。
阿巫无意中与年少时候的初恋肖鲁重逢,在北京共同面对困难,重新找回昔日的感情。
徐燃为了事业、学业与妻子查查两地分居,托老朋友张赫然照顾查查。查查逐渐加入了张赫然喜欢的城市探险活动。
蕊兮与“长腿人”之间发生了误会,为了减压,也为了逃避误会,蕊兮参加潜水俱乐部。而“长腿人”也偷偷加入了这个俱乐部,并在一次圣诞水下party上意外地救了蕊兮……
 
---------------------------------------------------------------------------------------------------
书评

  
轻快、活泼的小夜曲 (来源吉林日报)
            ——吕丁丁《阿巫的托卡塔》品读
     杨春风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初读吕丁丁的小说《阿巫的托卡塔》,竟然不知 “托卡塔”为何物,到网上查询,才知道“托卡塔来自意大利文,原意就是触碰的意思,它是一种自由即兴性的键盘乐曲,用一连串的分解和弦以快速的音阶交替构成,所以托卡塔曲也叫触技曲。始于16世纪。”读完整部小说,才发现原来这个名字起得非常恰到好处,如果再换一个词,就怎样也不能这样完美的表达小说的意境了。
 
  感觉丁丁的这篇小说不太像小说,倒是三分像散文,三分似诗歌,三分如活动的画面,却只有一分小说的情节穿插其间,跳跃的文字如同跳动的音符,轻灵地触碰着读者的心灵,仿佛是在高明的钢琴家指端回旋往复的奏鸣曲。托卡塔是自由即兴的键盘曲,丁丁的这篇小说也仿佛是思想、情感与故事场景的三重变调的散漫却又和谐的乐章,思想像诗,场景如画,心情似散文,这三重和弦的复调乐章,就组成了丁丁味的独特的“托卡塔”。作者不刻意追求深刻,也不太注重情节的惊人、感人,传统的讲故事和情节渲染在他的小说中似乎难以察觉,更多的却是场景与场景的连接,心情与心情的穿插,感受与感受的互动,还有如同闪耀的珍珠般点缀其间的几许活泼灵动的哲思。作者似乎有意让人物的真实的心境和点点滴滴的感受慵懒地晾晒于阳光之下,让灵魂自由地在阳光下舞蹈,淘气的笔端偶尔恰到好处地捡拾起几片散发着茶香和咖啡味的思想的浪花,从而让读者品味到几许人生的况味来,而其中的情节和故事不过是浮在表面上浅浅的心情轨迹罢了。笔者最喜欢的还是小说中随处可以捡拾得到的作者跳跃灵动的思想火花,这其中既有几分孩子般的轻松俏皮,也有几分女性的温柔细腻,还有几分成熟的味道和哲理的深度。仿佛是加了糖的咖啡,苦中微甜,甜中带苦,从中可以感受到作者对于他周围的生活丰富的观察能力和细致入微的感受能力,以及对人生深入、独到的见解。
  当然,散文化、诗化、哲理化的小说并不少见,在女性作家的作品中尤其多见,现代的张爱玲、萧红,当代的王安忆,都有类似的作品,但从丁丁的笔下所传递出的人生况味和思想内涵却同她们的迥然不同。张爱玲对于人生的思考是深刻而又悲观的,仿佛夕阳下的叹息与镣铐下的舞蹈;萧红笔下则是一种更为粗犷的人生况味,千年延续的惯性的力量主宰着人们的思维,人们在广阔的大自然中如同生物般的无意识的生、自然的死,没有睡去,却不会醒来,愚昧着却又浑然不觉,作者怀着一颗悲悯而又无耐的心情看着这些芸芸众生在生死场中的挣扎徘徊。
  而吕丁丁的这部小说所展现的更多是用都市年轻女性的视角所感受到的清纯自然的人生图景,可以看出作者的人生态度是乐观、积极、向上的,作品的基调是轻松活泼的,色彩是明朗可爱的。虽然人生中或多或少的存在着缺陷和不如意,但作者用调侃和戏谑的语气来对待这些挫折,仿佛这些小小的不如意也是人生不可少的调味剂,正如咖啡的苦,细细品来却是回味无穷的美味。蕊兮、查查的离婚悲剧在作者笔下变得格外轻描淡写,仿佛是春花秋实、水流花落一般的自然,作者写道:“这世界上,总有两个人莫名其妙地迫切需要生活在一起,那么有一天想要分道扬镳,也不是什么让人吃惊的事情,假如心灵并未因此受到污染,那就更不值得一提了。”作者眼中的世界是变幻莫测的,“今日喜爱柠檬,明日却可变成桃;答应放假一天,老板一个电话就要爬起来;大呼独身主义,却飞速一见钟情;爱的人转眼仇恨,或者和那个不共戴天的人心有灵犀。”有谁敢保证一次适时的离婚不是另一次浪漫的恋爱的开始呢?作者甚至用诗一般的语言来描述这缺陷的世界,比如这一段:“歪的世界,看上去很动人。好像倾斜的蛋糕,马上要溜进嘴巴。好像小鸟不是歌唱家,它很真实。大树的不挺拔,让它看上去十分谦恭。眼中的地平线,和眉毛平行的时候,才发现,太阳也在躺着,……原来世界万物,因为一次惬意的睡,而变得异常真实、谦和、栩栩动人。”缺陷的世界是不能改变的,能改变的却是我们对待人生的态度,作品中的人物似乎努力在挫折中锻炼自己,使其不断成长和成熟,从而学会用一种旷达而超然的态度对待周围的一切。“只要不怕死,就能学会游泳……生命也便是如此,常见了患了绝症的人反而豁达。……生命不过是在泳池中游泳,要学会面对生活,首先接受生老病死。”可以说,这种旷达,这种超然,这种调皮的戏谑与深度的思考,正构成了丁丁独有的行文风格,也是作品的独特魅力所在。
  如果说张爱玲的小说是一曲典雅悠扬、凄美动人、余音缭绕的古筝曲,萧红和王安忆的小说更像是深沉、悲怆的命运交响曲的话,那丁丁的小说《阿巫的托卡塔》则是一曲轻快、活泼的钢琴小夜曲,回环往复的曲调中间,一个时尚热情、温和开朗、随遇而安、单纯自然的小女子的心事、情感与思想跃然纸上。文如其人,正如作者在个人简介中写的:“对人生从不挑剔,随遇而安,带着简单的心和温和的态度看世界”,作者之所以能写出这样风格的作品,也许同作者处于一个相对宽松自由的时代环境,又有着比较乐观、随和、简单的个性有关。
见《吉林日报》2009年12月10日第15版

-----------------------------
北京,那一瞬的痛
       ——读吕丁丁小说《阿巫的托卡塔》
                 作者:燕泥  
  
  我总爱把城市当成一棵树,枝枝杈杈上都是栖居的鸟。有时,鸟儿会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因为,每一棵树都会有不同的青翠和阴凉。
  
  人何尝不是一只鸟?何尝不想换棵树看风景?
  
  当小说《阿巫的托卡塔》中的阿巫飞到故乡外的另一个城市时,她听到的鸣叫初时清脆,转得久了,啼音变暗,渐渐沉默,却刻成了记忆中的一种痛,在彼时提醒着自己,曾经经历过那一段时光。
  
  阿巫来到北京,遇到了几个朋友,旧知,新爱,交织纠缠,执意地生长在北京的那个夏天。
  
  小说渗透着生活的细节,充满着巧合与偶然:蕊兮打车时遇到了方念宗,阿巫在网络上碰到了肖鲁。然后,前者是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后者则重拾旧日的温存。在这片硕大的城市森林里,他们相互取暖,虽然躲在一个巢时,翅膀难免相刮,划出一道道血痕,却因为彼此拒绝孤独的姿态,又都相互理解和原谅。万人丛中一握手,爱情成了生存在他乡的理由和依附。
  
  “记忆和穿衣可以叠加,现实从来都是转弯的姿态。”丁丁在书中这样说。小说中的人物徐燃因公务出国,和妻子查查分居多年,爱情的余温犹在,生活却转了一个弯儿:查查在徐燃的朋友张赫然的关照下,打发着相思的苦楚和寂寞的时光,却无意间相撞出一段感情。你无法简单评说这感情的道德与否,仿佛宿命一般,爱情就是命运的必然,这一个路口我和你分手,下一个路口我和他相遇,片刻陪伴,短暂温存,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命运中,无法停留,不能释然,却不得不承认,生活就是这样的戏剧,戏剧从来就演出着生活。
  
  时光不会像夏天染绿树叶,只能像秋天淡去叶间的水分,叶落了,枝枯了,但树仍在,等待下一个季节的轮回。生长在北京的爱情蓊郁过也飘落过,却都恣意地绽放了青涩的幻想,在那个偶遇的树林,在那个永不回来的夏天。我读着这部小说,便一直沉在这样的情绪抚慰中,一丝忧郁扫过,一缕阳光射来,就这样在作者游刃的文字间,寻绎着人物的情之羽思之痕,找回了自己曾经的那份年轻感觉。
  
  丁丁写过一本散文《颜色醒了》,书中的文字是跳跃着的,她看云,读雨,听花开的声音,捧着云朵心思,一路笑着,踩下去,一个涡儿,又一个涡儿,溅出的都是清凉和芬芳。而这本《阿巫的托卡塔》迥然于此,是轻手蹑脚,是不忍触碰,那一种郑重是成熟后的谨慎,是踏入陌生的小心,虽不再像从前那样一路欢跳,却分外留心身边的人和事,沉淀心里,滤出了理性的哲思。“‘我爱你’这句话是人们最渴求、最常说又最不信任的,就像‘我饿了’一样,吃饱后即刻遗忘。”“爱榴莲就是爱上曾经苍茫、细碎的流年,爱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吻。”“悲伤也是有保质期的快速消费品。”这是丁丁的语言,豁然,明快,甚至有切肤的痛感,却让人不由地回到真实:原来生活就是这样,原来爱情不过如此呵!
  
  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思考的过程,她把心放在了日子中,把情融进了琐碎里,真实,踏实。绝不浮躁。
  
  小说是智慧的,人物是年轻的,语言是轻灵的,可以把它当做诗和散文,好读,好看。唯一遗憾的是,书名意象模糊,影响了读者的第一眼阅读。或许,直接以北京这个城市入题,更能撩起读者的兴趣。
  
  如今,丁丁客居在德国,每天都写着自己喜欢的文字,做自己喜欢的菜,拍自己喜欢的景色,小女人的天真,作家的知性,都让她快乐着知足着。而北京,已经成为她记忆里那一瞬的痛,忘不掉,挥之不去……
  
(《阿巫的托卡塔》 吕丁丁著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09年11月版)